当前位置:北京海吉纳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养生与尿毒症抗争5年的女孩
与尿毒症抗争5年的女孩
2022-11-30

昨天上午,鄞州高教园区宁波经贸学校,制药专业的孩子们正在上课。阳光从窗外流泻进来,打在听课的孩子们脸上,暖意融融。

周晗坐在自己的位子上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,努力不让自己因为身上的三根临时透析管分心,因为她知道,只有这一刻,她和大家是一样的——至少看上去。

对于一个与”尿毒症”抗争5年、每周血透两次的病人来说,上学与放学并不容易,何况她家住镇海骆驼,上学要转车三次,花两个多小时。

周晗的老家在湖北,2008年5月在宁波查出尿毒症晚期。之后5年,她都是边做血液透析边上学。

现在,每周三和每周六早上,她要到鄞州”二院”血透。每次血透要4个小时15分钟,做完人会昏昏沉沉没有力气,但每周三下午,周晗照常到学校上课。

不做血透的日子,每天凌晨5点20分她就起床。父亲侯明海(周晗随母姓)用电瓶车把她送到公交车站——这是她三次转车的起点,之后还要步行一段路,7点半左右到宁波经贸学校。

老师们说,周晗的学习成绩在班上属于中等偏上。

要知道,上课的时候,她身上还有三根临时透析的管子,还要忍受病痛、”瘙痒”。要知道,她的体力远不如常人,上学期期末考完当天,周晗住进医院,差点没出来,直到上周六才刚出院。

周晗说:“上学,支撑着我活下去,是我的精神支柱。”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——事实上,无数次面对这个问题,她和父母都只能默默”流泪”。

希望也曾出现。2008年,周晗的妈妈决定捐一个肾给她,宁波爱心市民也筹了一笔手术费,但终因遭遇过车祸的妈妈身体不能承受,移植计划”流产”。

周晗的爸爸老侯打了两份工,可每月也就3000多元收入,母亲车祸中受过伤,无法工作。周晗说,为了给她治病,父母已欠下一屁股债,生病都不看医生。